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检察文化 > 正文
检察文化

记忆中的“小红帽”

时间:2020-10-14 16:52:21  作者: 点击数:

周末大清早,母亲在电话那头高兴地说“我给孩子找到了一个好东西,你领上来取!”我答应着挂了电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母亲因为常年患病在家,总想有人陪,就找各种理由唤我们过去。不用太多幻想,取“好东西”是借口,看望她老人家才是正事。

领着姑娘刚上楼,母亲就已经把门打开了。她一定是趴在窗户上等着我们来的,顿时心里有些难受,周内我几乎每天都以吃午饭的理由过去看看二老,自己感觉也是时常陪伴了,但对于父母来说,也许还远远不够。

趁我换鞋的时间,母亲已经颤颤巍巍地拉着姑娘去取“好东西”了,我进到卧室,母亲一个劲地问姑娘“喜欢不”,脸上放着光,姑娘拿着“好东西”回过头看我,眼神中满是失望,与母亲的激动神态形成鲜明对比,我偷偷捣了一下姑娘,暗示她不要表现得太明显,再看那个“好东西”,有些发白发黄,压得皱皱巴巴,是一个有些“历史”的——小红帽!

我给姑娘解释:这是妈妈小时候跳舞的时候姥姥做的。记得那时候我还没姑娘现在大呢,顶多七岁,刚上小学的样子,“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学校排练了舞蹈《小红帽》,我提前把做小红帽的任务交给了母亲,可等我验收“成果”的时候,却发现母亲做的小红帽软塌塌的,没有其他孩子的好看,我伤心地哭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母亲不在,等中午回家的时候就看见了一顶鲜红漂亮的小红帽,我高高兴兴地拿着漂亮的小红帽去参加演出了,再也没管过那顶没有“验收通过”的小红帽。

“后来呢?”姑娘好奇地问,后来,那顶漂亮的小红帽因为我老是戴着显摆着,时间久破了就丢了。“那这顶是那个不好看的小红帽吗?”,“嗯”。

“那时候,你妈妈特别棒,刚上小学就被选上去跳舞”,母亲自豪地对姑娘说,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和你一样棒”,我们都会心地笑了。母亲接着说,我也不是一直这么不争气、爱生病的,那时候,你姥爷在城市上班,我一个人带着你妈妈和舅舅,还要干地里的活,里里外外,也没有比别人落下什么,两个孩子也很争气。当时你妈妈说要做小红帽,我原本有把握做一个她满意的小红帽的,可惜家里没有好的布料,找到的那块布料颜色不红,料子也有些软,我做了一晚上还是没有过关哪。

“那之后呢?”我这才意识到,很多细节在我的记忆中都不存在。“那天晚上你哭了一晚,我也难过了一晚,我想着你的第一个儿童节不能有遗憾,天还没亮我就骑着自行车到另一个村子里找专门的裁缝给你重新做了一顶,果真你很喜欢”,妈妈笑着说,“至于这顶丑的小红帽我就悄悄收起来了,后来几次搬家我都舍不得扔,想着将来你的孩子可能还会用,这两天我让你爸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

我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对姑娘说,这顶小红帽对于姥姥和妈妈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今天姥姥送给你,你要珍藏啊。母亲情绪回落了,安顿我说,现在时代好了,以前的东西哪能比上现在的好,如果可以,尽量满足孩子的要求,别留遗憾,别舍不得,很多东西,过去就回不来了,唉,现在看起来这帽子确实不好看啊……

话没说完,我已经泪眼模糊。母爱永远是进行时,不论我长多大,她变多老,在母亲的眼里,我始终是那个她怎么爱也爱不够的孩子。

关闭